联系我们

  湖南中华文化促进会
  联 系 人:杨小兵
  联系电话:15367362000
       0731-84171620
  传  真:0731-84867139
  邮  箱:hnccps@163.com
  地  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139号湖南大剧院A座2楼

会员风采
为儒学,为中国,为世界
作者:许嘉璐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1575 时间:2011年08月12日 字体:[  复制 打印 网址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老师们,同学们: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的成立,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界的一件重要事情,是山东省建设文化强省过程中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山东大学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内涵的一件大事。今天,有这样多的领导、专家和老师、同学到会,可见大家都认为这件事很重要。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是在这样的世界的和中国的文化语境中诞生的:
     经济全球化和科技现代化在给世界许多国家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也严重地冲击了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文化传统,毁坏了各个民族历经千百年形成的宝贵的价值观。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自然更不能幸免。其实,即使是发达国家也在经受着社会断裂、人心混乱、江河日下之苦,虽然当政者未必感受到了这种社会的痛楚和趋势,虽然他们即使感到了危机而百思不得其因,虽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空前强盛的帝国的衰落需要百年左右的过程,而在其缓慢演变过程中更多的是保守者、麻木者和欲振而无方者。
     现在是一个物质至上、金钱至上、技术至上、个人至上、消费至上的时代。在这个看似无法阻遏的大势中,人们获得了很多很多,包括我们这些在场的人们;但是,似乎我们失去的更多更多。得到的,是物质生活的基本保障和便利,这些对于很多人或者早已超出了个人和社会为了不断前进所需要的上限;失去的,则是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是人之为人的根本特征与价值,是精神的家园,是灵魂的归宿。
     中国,在经历了百年任人肢解、备受凌辱的炼狱之后,通过流血牺牲,奋起屹立了;但是,民族的肌体又在经受已经吞下去的激素的折磨。这激素,就是被描绘成或被误解为完美无缺的绝对真理的一整套希伯来-欧罗巴文化。它让我们厌恶自己,尤其是厌恶以孔子为代表的我们聪慧的祖先留给我们的丰厚精神遗产。
     近几十年来,西方学术界不断提出对其自身文化的质疑、批判和重构,并且这一思潮已经逐渐成为西方思想界的主流;与此同时,其中不少人开始注意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中惊人的智慧;其后,恰好中国也开始了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当前所谓的国学热、儒学热就是这一过程的学术表现。西方思想界的反思和对于东方文化的关注,以及中国自身对精神遗产的反刍,这三者将要或者已经、正在汇合成一体,成为中国的和世界的思想界最活跃的洪流,因为这是世界未来的需要,是人类摆脱人造的神话和由此而生的缠缚着人类的梦魇、争取永世和平幸福的需要,是符合人类成长、文化发展之道的历史必然。
     我们重新认识自己,自然会按照各个民族文化和思想的规律从又一次解读先圣前贤开始。儒学之所以在今日得以再兴者,以此。换言之,身处21世纪的我辈,对中国人几千年来所走过的道路的再认识,对中国文化的主要支柱儒学及其实际的开山祖师孔子的再认识,不仅关系到中国百姓的精神、社会的和睦、国家的未来,还与未来世界的走向息息相关。我们坚信,经历了几千年来维护着、激励着中华民族屡挫而愈强的历史检验,儒学在当下和未来一定会逐渐拂去历史的尘霾,为各国人民所了解和赞赏,一定会为人类未来的精神家园增添新的营养和活力。这将是中华民族在新的历史时期为人类所做出的最大的贡献。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保留着孔子及其同时代贤哲们的遗迹,以及可以帮助我们追寻他们光辉思想来源的地上、地下遗存的,唯鲁为多;千百年来,受到儒学浸润,在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在市场经济浪潮中还能从百姓日常生活中明显看到鲜活存在的,也唯鲁为最。百年老校山东大学,可能正是由于处在这样的土壤和氛围中,所以过去形成了重人文学科的传统,并且成为研究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重镇。现在,则凭依着山东大学历史文化积淀之厚,加之今天校内外学者们的深厚学养和质朴学风,有赖于主持校务诸公的宏伟气魄、非凡胆识和实干作风,山东大学成立儒学高等研究院,几乎事属必然。今天高等研究院的诞生,就是山东大学珍惜传统、审时度势、把握机遇的结果,更是勇于以天下为己任的具体体现。
     在这件大好的事情中,唯一不足的是聘我为第一任院长。以我的学识、功力,岂能当此大任?百谢未果,只能暂时承乏。我绝不是在说客套话。我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和能力与研究院院长的职责间有多大距离。高等研究院从它出生的这一刻起,就将承载起极为沉重的历史责任。全校师生之望,全省人民之望,全国和世界各国同道之望,如是其重也!传统凋零,知行脱离,浮躁遍地,板凳益冷,如是其难也!意见蜂出,难衷一是,如何使儒学与时俱进、和当下时代精神相结合,更是待解的世界级命题。以我浅薄的训诂学和儒家经典的知识基础,又怎能像在座诸公那样把握博大深厚的儒学,肩起如此沉重的重担!思忖再三,我所能做的,也就是依靠校内外专家和研究院的领导集体,在团结同仁、聚集众智方面略尽绵薄而已。
     此刻,我最期盼的有三件事:一是研究院能尽快地涌现出年纪更轻、活力更足、业务更硬、管理更强的学者接替我;二是能“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是全院能做到“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古以此为君子,今则可称为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做到这三点,因为这些都是儒学欲进则必备的内在要求,甚至可以说是起码的要求。
     我们深知儒学研究的内外之难,但是,我又是有信心的。这是因为,研究院从酝酿之日起就得到了省里领导和各个方面的关怀和支持,得到了山东大学有关的系、所、院同仁们的鼎力促进,在全国首创了省校共建的体制和机制;加之现在国内外研究儒学的环境和条件恐怕是近百年来所罕有的,只要大家相互激励,淡泊宁静,锲而不舍,和国内外同道携手而进,积以时日,我们是可以为山东,为中国,为世界做出可观的贡献的。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老师们,同学们:
     世界已经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下一步迈向何方?这将由自觉了的人类进行艰难而痛苦的探索和选择。作为儒学的传人,我们当然主张和合的哲学、仁义的伦理、纯净的人性、和谐的世界,当然希望与其他文明共存相融、与各个民族一起,为人类创造新时期的新文化,与此同时,使各个民族文化的特色也得到更好的保存和发展。在这过程中,自然会出现扬弃、创造,乃至论诤。好在智慧的往圣先哲已经给我们留下了百家争鸣、三教相融、内外兼蓄、彼此辩难、相互吸收,最终各方受益乃至纷纷出现新高峰的宝贵经验。如今,人类的视野较之古人更为广阔,“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中华传统文化中海纳百川、虚怀若谷的胸襟将成为儒学高等研究院的品格,并且以此接纳所有的同道乃至整个世界。作为研究院的首任院长,我以儒家自古强调的“诚意”,恳请在座的和未能到场的国内外学者时时往来,坐而论道,不吝赐教,共襄斯业。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我愿与研究院全体师生共勉!
     谢谢大家!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老师们,同学们: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的成立,是中国人文社会科学界的一件重要事情,是山东省建设文化强省过程中的一项重要举措,也是山东大学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内涵的一件大事。今天,有这样多的领导、专家和老师、同学到会,可见大家都认为这件事很重要。
     山东大学儒学高等研究院是在这样的世界的和中国的文化语境中诞生的:
     经济全球化和科技现代化在给世界许多国家带来发展机遇的同时,也严重地冲击了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的文化传统,毁坏了各个民族历经千百年形成的宝贵的价值观。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自然更不能幸免。其实,即使是发达国家也在经受着社会断裂、人心混乱、江河日下之苦,虽然当政者未必感受到了这种社会的痛楚和趋势,虽然他们即使感到了危机而百思不得其因,虽然“百足之虫死而不僵”,空前强盛的帝国的衰落需要百年左右的过程,而在其缓慢演变过程中更多的是保守者、麻木者和欲振而无方者。
     现在是一个物质至上、金钱至上、技术至上、个人至上、消费至上的时代。在这个看似无法阻遏的大势中,人们获得了很多很多,包括我们这些在场的人们;但是,似乎我们失去的更多更多。得到的,是物质生活的基本保障和便利,这些对于很多人或者早已超出了个人和社会为了不断前进所需要的上限;失去的,则是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是人之为人的根本特征与价值,是精神的家园,是灵魂的归宿。
     中国,在经历了百年任人肢解、备受凌辱的炼狱之后,通过流血牺牲,奋起屹立了;但是,民族的肌体又在经受已经吞下去的激素的折磨。这激素,就是被描绘成或被误解为完美无缺的绝对真理的一整套希伯来-欧罗巴文化。它让我们厌恶自己,尤其是厌恶以孔子为代表的我们聪慧的祖先留给我们的丰厚精神遗产。
     近几十年来,西方学术界不断提出对其自身文化的质疑、批判和重构,并且这一思潮已经逐渐成为西方思想界的主流;与此同时,其中不少人开始注意东方文化,尤其是中国文化中惊人的智慧;其后,恰好中国也开始了一个重新认识自己的过程,当前所谓的国学热、儒学热就是这一过程的学术表现。西方思想界的反思和对于东方文化的关注,以及中国自身对精神遗产的反刍,这三者将要或者已经、正在汇合成一体,成为中国的和世界的思想界最活跃的洪流,因为这是世界未来的需要,是人类摆脱人造的神话和由此而生的缠缚着人类的梦魇、争取永世和平幸福的需要,是符合人类成长、文化发展之道的历史必然。
     我们重新认识自己,自然会按照各个民族文化和思想的规律从又一次解读先圣前贤开始。儒学之所以在今日得以再兴者,以此。换言之,身处21世纪的我辈,对中国人几千年来所走过的道路的再认识,对中国文化的主要支柱儒学及其实际的开山祖师孔子的再认识,不仅关系到中国百姓的精神、社会的和睦、国家的未来,还与未来世界的走向息息相关。我们坚信,经历了几千年来维护着、激励着中华民族屡挫而愈强的历史检验,儒学在当下和未来一定会逐渐拂去历史的尘霾,为各国人民所了解和赞赏,一定会为人类未来的精神家园增添新的营养和活力。这将是中华民族在新的历史时期为人类所做出的最大的贡献。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保留着孔子及其同时代贤哲们的遗迹,以及可以帮助我们追寻他们光辉思想来源的地上、地下遗存的,唯鲁为多;千百年来,受到儒学浸润,在两千五百年后的今天,在市场经济浪潮中还能从百姓日常生活中明显看到鲜活存在的,也唯鲁为最。百年老校山东大学,可能正是由于处在这样的土壤和氛围中,所以过去形成了重人文学科的传统,并且成为研究与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的重镇。现在,则凭依着山东大学历史文化积淀之厚,加之今天校内外学者们的深厚学养和质朴学风,有赖于主持校务诸公的宏伟气魄、非凡胆识和实干作风,山东大学成立儒学高等研究院,几乎事属必然。今天高等研究院的诞生,就是山东大学珍惜传统、审时度势、把握机遇的结果,更是勇于以天下为己任的具体体现。
     在这件大好的事情中,唯一不足的是聘我为第一任院长。以我的学识、功力,岂能当此大任?百谢未果,只能暂时承乏。我绝不是在说客套话。我心里很清楚自己的水平和能力与研究院院长的职责间有多大距离。高等研究院从它出生的这一刻起,就将承载起极为沉重的历史责任。全校师生之望,全省人民之望,全国和世界各国同道之望,如是其重也!传统凋零,知行脱离,浮躁遍地,板凳益冷,如是其难也!意见蜂出,难衷一是,如何使儒学与时俱进、和当下时代精神相结合,更是待解的世界级命题。以我浅薄的训诂学和儒家经典的知识基础,又怎能像在座诸公那样把握博大深厚的儒学,肩起如此沉重的重担!思忖再三,我所能做的,也就是依靠校内外专家和研究院的领导集体,在团结同仁、聚集众智方面略尽绵薄而已。
     此刻,我最期盼的有三件事:一是研究院能尽快地涌现出年纪更轻、活力更足、业务更硬、管理更强的学者接替我;二是能“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是全院能做到“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古以此为君子,今则可称为真正的“公共知识分子”。我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做到这三点,因为这些都是儒学欲进则必备的内在要求,甚至可以说是起码的要求。
     我们深知儒学研究的内外之难,但是,我又是有信心的。这是因为,研究院从酝酿之日起就得到了省里领导和各个方面的关怀和支持,得到了山东大学有关的系、所、院同仁们的鼎力促进,在全国首创了省校共建的体制和机制;加之现在国内外研究儒学的环境和条件恐怕是近百年来所罕有的,只要大家相互激励,淡泊宁静,锲而不舍,和国内外同道携手而进,积以时日,我们是可以为山东,为中国,为世界做出可观的贡献的。
     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老师们,同学们:
     世界已经走到了一个新的十字路口,下一步迈向何方?这将由自觉了的人类进行艰难而痛苦的探索和选择。作为儒学的传人,我们当然主张和合的哲学、仁义的伦理、纯净的人性、和谐的世界,当然希望与其他文明共存相融、与各个民族一起,为人类创造新时期的新文化,与此同时,使各个民族文化的特色也得到更好的保存和发展。在这过程中,自然会出现扬弃、创造,乃至论诤。好在智慧的往圣先哲已经给我们留下了百家争鸣、三教相融、内外兼蓄、彼此辩难、相互吸收,最终各方受益乃至纷纷出现新高峰的宝贵经验。如今,人类的视野较之古人更为广阔,“及其至也,虽圣人亦有所不知焉,”中华传统文化中海纳百川、虚怀若谷的胸襟将成为儒学高等研究院的品格,并且以此接纳所有的同道乃至整个世界。作为研究院的首任院长,我以儒家自古强调的“诚意”,恳请在座的和未能到场的国内外学者时时往来,坐而论道,不吝赐教,共襄斯业。
     “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我愿与研究院全体师生共勉!
     谢谢大家!

]]>
湘ICP备15002253号-1 版权所有:湖南中华文化促进会  技术支持:湖南竞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