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湖南中华文化促进会
  联 系 人:杨小兵
  联系电话:15367362000
       0731-84171620
  传  真:0731-84867139
  邮  箱:hnccps@163.com
  地  址:湖南省长沙市韶山北路139号湖南大剧院A座2楼

会员风采
书法之美
作者:王宏 来源:本站原创 阅读:3137 时间:2011年05月04日 字体:[  复制 打印 网址

人类在二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创造了两大交流工具——文字和语言。中国人又花了两千年,把独创的汉字变成了艺术——书法。中国书法,神拓古今,势及中外。集精气神于流转顿挫之中,纳天地人在黑白徐疾之间,施张人生之雅趣,凝聚浩宇之幽思。毫末奔雷走电,笔底倒海翻江。观之赏心悦目,书之养性怡情。可释满腹俗念凡忧,可抒一腔浩然之气。书法之美,集儒、释、道之大统。或沉郁雄强、或飘逸潇洒、或空灵淡雅。既有纵横八荒、吞吐山河之胸襟,又具反躬自省,锋芒内敛之气量。或醇厚,或典雅,或古拙,或秀媚,似春风拂柳,似寒江垂弦,似关山明月,似江河奔腾。书法以强劲之筋骨、奇妙之方圆、互应之点画、空白之余韵,昭示了华夏民族坚忍不拔、刚柔相济、智慧和谐、沉着痛快之风范。两千年的文化积淀,“书法已经成为世所公认的最高艺术”(沈尹默语),中华民族的“标志性艺术”(金开诚语),“中华文化的典型产品”(余秋雨语),“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熊秉明语)。被联合国确定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书法之美

书法是以汉字为素材的造型艺术。由汉字的造型之美,汉字所记录的圣贤诗文思想之美,书法家运用书写工具的特殊(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书写时用笔的变化(提按内擫外拓,中锋、侧锋),结体的变化(秦篆、汉隶、唐楷、行书、草书),布局的变化(中堂、横幅、斗方、对联、册页)等技巧形成的鬼神莫测的线条图腾之美,书法家的学养、胸襟、境界之美等诸美因素相互作用,使书法艺术作品异彩纷呈,散发出撼人的艺术魅力。纵观书法发展史,大致可以分为六个时期,一是统一时期;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同时,统一了文字――“秦篆”,中国书法有了统一规范的文字素材。二是演变时期;汉代篆书完成了向隶书、楷书的演变,隶书经过快写形成了章草,楷书快写形成了行书,小草。三是成熟时期;到魏晋南北朝,各种书体均趋于成熟,出现了以二王(王羲之、王献之)为代表的开风气之先的书法圣人。四是鼎盛时期;唐代社会稳定、政治开明,书法进入了鼎盛的发展时期,出现了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虞世南这样的楷书大家和张旭、怀素为代表的狂草书法家,他们创写的书法,成为后世效法的经典,领千年风骚而不衰。五是继承发展时期;宋、元、明、清、民国,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代有才人、代有佳作,使书法成了中国传统文化标志性艺术产品。六是新的发展时期;现代中国,随着经济发展,信息技术的使用,书法的实用功能交给了电脑,书法成了一门独立的纯艺术门类,迎来了新的发展天地。

标准汉字是书法艺术造型的依据和基础,以规范标准的汉字为造型依据的称为“正书”,不同时代正书形式有所不同,如秦篆(包括金文、甲骨文)、汉隶、唐楷,(如:李斯《泰山铭碑》、汉魏《石门颂》、《爨龙颜碑》、唐欧阳询《九成宫碑》、颜真卿《多宝塔碑》,)表现沉郁、雄强、正大、醇厚的审美意象。由于实用的需要,正书快写,就出现了行书(解散笔法,笔划变形,点画相连,含章草),书写者的个性因素彰显(如: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苏轼《寒食帖》,章草皇象《急就章》),形成了飘逸、浪漫的审美意象。书写的速度再加快,书法家的情绪激昂、亢奋,艺术修养的提升,就出现了草书(大草、狂草),特点是字与字之间相连,使转、摆荡、连绵、穿插,展示了一种纵横捭阖,无我无人的空灵境界。古人曰“书为心画”,我认为草书,特别是狂草,是最具艺术魅力、审美价值,最能展示作者艺术天才的书法形式。狂草是盛世的图腾,是书法家欢喜之心洋溢的心电图。集诗歌的韵律美,音乐的旋律美,图画的意境美于一体,人们在欣赏草书时,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将生成异彩纷呈的审美意象,获得优美的精神享受。

书法之美,美在意象。中国书法艺术风格,受儒、道、释三大主流文化的影响,发育成了若干在历史上影响比较大的审美意象群,形成了独特的审美形态(大风格),从而结晶成独特的审美范畴。例如,“沉郁”概括了以儒家文化为底蕴、以正书形式为主的(包括秦篆、汉隶、唐楷)审美意象大风格。“飘逸”概括了以道家文化为底蕴、以王羲之《兰亭序》为代表、以行书形式为主的审美意象大风格。“空灵”则概括了以禅学文化为底蕴、以怀素《自叙帖》为代表,以草书形式为主的审美意象大风格。下面逐一分析。

沉郁的美。“沉郁”的文化内涵是中庸、雄强、正大气象。即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和“仁者爱人”的态度,表达对人世沧桑的深刻体验和对人生疾苦的深厚同情,有如杜甫的诗。沉郁的审美意象,有两个特点:一是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情感体验,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过程中,由对人和天地万物的关爱所引起的。这种情感体验能够升华成为雄强大气、温厚平和的醇美意象。所以沉郁之美,又是一种“醇厚之美”“雄强之美”“古朴之美”;二是历史的苍茫感,表现作者对人生丰富经历的深刻体验,不仅对当下时势的深刻感受,还包含对整个人世沧桑的哲理性感受。

秦代宰相李斯写的篆书《封泰山碑》(附图),该碑为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始皇巡登泰山时立。石在岳顶玉女池上,后移置碧霞元君祠之东庑。乾隆年间一场大火,石断字裂,现仅存秦安岱庙中残字上的九个字。传世拓本以明安国藏北京拓本为最佳,人评其书“藏奸猜于朴茂,寄权巧于端庄”。堪称篆书中的“古今绝妙”之作,也是表现书法沉郁、雄强之美的代表作。

汉隶《石门颂》,该碑为东汉建和二年(公元148年)十一月刻。摩崖隶书,王升撰文,在陕西褒城县东北褒斜谷石门崖壁。世人评其“纵横劲拔,雄厚奔放”,“胆怯者不敢学,力弱者不能学”。

    魏碑《爨龙颜碑》,该碑立于刘宋孝武帝大明二年(公元458年),原存云南省陆良县贞元堡小学内。史载爨龙颜曾两次出仕中原朝廷,而且做过中央尚书省的机要官员。元、明两代均知有此碑,但未受推崇,被弃之荒野。清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云南总督阮元赴陆良巡察,发现此碑,对其书法艺术价值高度评价,在碑后作跋:“此碑文体书法皆汉晋正传,求之北地亦不可多得,乃云南第一古石,其永室护之。总督阮元。”该碑在晚清书法界引起极大的震动,好评如潮,为清末尊碑书风之推手。该碑书法雄强茂美,参差有致,笔力遒劲,气势宏伟,如刀劈斧凿,方圆兼备,千姿百态。勾趯含蓄,峻利爽洒,洁净明快,横弯转角,方圆互成,正奇相济。康有为评曰:“龙颜碑下画如昆刀刻玉,但见浑美;布势如精工画人,各有意度,当为隶楷极则。”“若轩辕古圣,端冕垂裳。”并作诗赞曰:“汉经以后音尘绝,惟有龙颜第一碑。”

    唐代楷书之冠——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碑》,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敏悟博学,工书法,书风糅和南北,法度谨严,自成面目,世称欧体。世人评其书法是:“纤浓得中,刚劲不挠,有正人执法,面折庭诤之风;至其点画之妙,意态精密,无以尚也。”《九成宫碑》更是欧体的代表作,运笔刚劲凝重,峻利含蓄,结体四面停匀,短齐合度,被公认为唐书尚法的典范,也是后世学习书法者入门的首选摹本。领千年风骚而不衰。

颜真卿的楷书,《多宝塔碑》,颜真卿(709——785),字清臣,京兆万年人。开元进士,曾为平原太守,世称颜平原。又封鲁郡开国公,故称颜鲁公。后为叛将李希烈绞杀,忠直不屈,流芳千古。真卿世学渊博精研书法。他在学习古人的基础上完成了唐楷颜体的创造。其正楷端庄雄伟,气势开张,流美修隽,雍穆宽博。代表作《多宝塔碑》为后世效法。欧阳修赞曰:“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愈久而愈可爱也。”苏东坡曰:“雄秀独出,一变古法,如杜子美诗,格力天纵。”《续书断》列其书入神品,赞曰:“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曲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态,自羲、献以来,未有公者也。”这些评语,应是沉郁美的最好注解。

飘逸之美。“飘逸”的文化内涵是道家的“游”。即人的精神从一切实用利害和逻辑因果关系的束缚中超脱出来。也就是精神的自由超脱以及天人合一的境界。“游”的精神境界,表现为一种特殊的生活形态,就是“逸”。魏晋时代,社会动乱,人们要逃离现实,超脱世俗事务,追求“逸”的人生,这种“逸”的生活态度和精神境界,渗透到审美活动中,就出现了“逸”的艺术。王羲之《兰亭序》以其“飘逸”的审美风格,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至今无人超越。

王羲之信奉道教“无为而治”,“顺其自然”的处世哲学,知足常乐,清心寡欲,淡泊名利。自幼从叔父王廙,后又从卫夫人学书,备精诸体,如得神之助,自成一家之法。梁武帝评:“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唐太宗酷爱羲之书,亲为《晋书》撰《王羲之传论》,赞其书云:“详察古今,研精篆隶,尽善尽美,其惟王逸少乎!”其行书《兰亭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被认为是“天下第一行书”,标志着魏晋书法乃至整个书法史上行书的最高成就。该书章法布局似正反欹,浑然一体,点画运笔,跌宕起伏,通篇字形宽窄相间,错落有致,仙风道骨,风流蕴藉,如行云流水,是书法艺术“飘逸美”的代表作。

千年以来,人们的审美眼光各有所异,在“一千个观众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不同中,《兰亭序》却高度统一地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不仅仅是因为书与文俱佳,《兰亭序》还最能体现历代文人的憧憬,淡定的人生态度、宠辱不惊的从容气度,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一直向往的人生境界。

    欣赏这幅作品,我们还是先看看王羲之是何等人物,王羲之是东晋时代的名流,出生在琅邪王氏,琅邪王氏在东晋南朝世代冠冕,人才辈出,当时局势是“王与马,共天下。”马是皇室司马氏,可见当时王家势力之盛。魏晋名士的风流蕴藉,是中国历史上永恒的风景,而王羲之更是无法回避的美景。东晋偏安江南,秀美的自然山水美不胜收,江南的莺飞草长,江南的杏花春雨,给乱世中的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慰藉,对于王羲之这一批有着极高的文化修养。追求潇洒自然的名士们更是激起了他们对美的刺激的强烈反应,《兰亭序》就是这种感受的代表作。

更何况,当是时,在这里集会的还有谢安、谢万、王统、王彬之等士族名流,登高望远,都写下《兰亭诗》以记载当时美景和优雅风流,王羲之在似醉非醉之中乘兴作序,成为千古绝唱。我们至今还能感受到这种高雅风流的艺术气息,但是我们已无法企及,我们很难有悠游山水、自然坦荡的美好心境。王羲之,包括他同时代的书法家的书法艺术所透出的天籁之美,后人无论如何仿效,都是徒劳,总显造作。

王羲之晚年在会稽安家后过着安逸闲适的生活,风致绝伦的自然山水加上他本人的文化修养以及士族特有的雍容娴雅,超然物外的潇洒风流,使他的书法达到了后人无法企及的艺术境界,《兰亭序》足以代表“飘逸美”的最高境界,这种风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标志着魏晋书法乃至整个书法史上行书的最高成就。

 “飘逸”给人的特殊美感,就是庄子所说的“天乐”之美。大致有三个特点:一是雄浑阔大,惊心动魄的美,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杜甫诗);二是意气风发的美,无拘无束,无我无人,放荡不羁,逸兴飞扬,“俱怀逸兴壮思飞,中间小谢又清发”(李白诗);三是清新自然的美,进入“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庄子语)的化境。

空灵的美。我们所说的空灵,是指性情,而不是空山新雨后的清新,“空灵”的文化内涵是佛家禅宗的“悟”。禅宗的“悟”,并不是领悟一般的知识,而是对于宇宙本体的体验、领悟。所以是一种形而上的“悟”。但是,禅宗的这种形而上的“悟”并不脱离、摒弃生活世界。禅宗主张在普通的、日常的、富有生命的感性现象中,特别是大自然的景象中,去领悟那永恒的空寂的本体。这就是禅宗的“悟”。一旦有了这种领悟和体验,就会得到一种喜悦。这种禅悟和禅悦,形成一种特殊的审美形态,就是空灵。《五元灯会》记载了天柱惠禅师和门徒的对话。门徒问:“如何是禅人当下境界?”禅师回答:“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这两句话是领会空灵意象的经典之句。“万古长空”,象征着天地的悠悠和万化的静寂,这是本体的静,本体的空。“一朝风月”,则出宇宙的生机,大化的流行,这是现实世界的动。禅宗就是要人们从宇宙的生机中去领悟那本体的静,从现实世界的“有”去领悟那本体的“空”。禅宗并不主张抛弃现世生活,并不否定宇宙的生机。因为只有通过“一朝风月”才能悟到“万古长空”。反过来,领悟到“万古长空”,才能真正珍惜和享受“一朝风月”的美。这就是禅宗的超越,不离此岸,又超越此岸。这种超越,形成了一种诗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审美形态,就是“空灵”。美学宗师宗白华说过:“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源”,这样的书法艺术,把你带入舒展空灵的禅境,真是再美不过的了。“空灵”的审美形态在唐代张旭的《古诗四帖》和怀素的书法《自叙帖》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

先来欣赏张旭的《古诗四帖》,张旭(658-747),字伯字,呈郡(江苏苏州人),官至金吾长史,世称“张长史”。他的书法,初学二王,端正谨严,规矩至极。然而,最能代表其书法上创造性成就的,是他的狂草书法《古诗四帖》,诗圣杜甫,文豪韩愈、苏轼都为张旭的草书唱过赞歌,杜甫写道:“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韩愈评曰:“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苏轼赞曰:“张长史草书颓然天放,略有点画处,而意态自足,号为神逸。”大家看,“挥毫落纸如云烟”,“天放”、“神逸”,这些点睛之句,是不是道出了《古诗四帖》“无我无人,物我两忘”“空灵美”的个中意味。

再来看怀素的《自叙帖》,怀素(737-799),字藏真,俗姓钱,湖南永州人,家境贫寒,十岁出家,痴于书艺,尤好草书,异常勤奋,秃笔成冢,洗笔黑池。二十二岁时,与流放夜郎途中遇赦的李白相遇,李白十分欣赏他的草书天才,作诗赞曰:“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可见当时书名已是名垂潇湘了。后杖锡远游,遍访时贤,曾求教于张旭的弟子邬彤,受张旭影响最大,眼界大开,书艺大进,他的狂草书法,师承张旭,又自出机纾,世人称“颠张狂素”,“以狂继颠”。公元777年,不惑之年的怀素,写下了惊世骇俗的《自叙帖》,奠定了他在中国书法史上“草圣”的崇高地位。

《自叙帖》是一篇怀素自我推销的短文,内容可分三部分,第一部分,自述生平大略;第二部分,节录大书法家颜真卿《怀素上人草书歌序》,展示“开士怀素,僧中之英。”“纵横不群,迅疾骇人”的草圣气象;第三部分将张谓等八个名人给他的赠诗,摘其精要,按内容分为“述形似”,“叙机格”,“语疾迅”,“目愚劣”四个方面,列举诸家的评赞。这些评赞,把怀素的狂草艺术的魅力,演绎得痛快淋漓,也是狂草书法评论的千古绝唱。《自叙帖》的艺术特色,抄录文中名人的评语,即可得出。卢象曰:“初疑轻烟淡古松。又似山开万仞峰。”许瑝曰:“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骊半无墨。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 戴叔伦曰:“人人欲问此中妙,怀素自言初不知。”窦冀曰:“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脑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钱起评曰::“远锡无前侣,孤云寄大虚,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我想,“轻烟淡古松”,“ 孤云寄大虚”,“ 醉里得真如”这些句子,应当是对怀素狂草书法《自叙帖》“空灵美”境界最绝妙的诠释。

 

二、书法之审美

美学研究的对象是审美活动。审美是人的一种精神文化活动,它的核心是以审美意象为对象的人生体验。在这种体验中,人的精神超越了“自我”的有限性,得到一种自由和解放,回复到人的精神家园,从而确证了自己的存在。审美活动是美与美感的同一。美感不是认识,美感是体验,是一种精神享受。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对美的欣赏。我们将审美这个精神的享受置于书法之中,也许更多地是体验到黑白线条在起承转合中强烈的美感体验。

我们说到对书法的欣赏,也就是书法审美,首先是方法。我们说美感是从审美主体方面来表述审美活动,审美的方法,也就是如何获得美感。我认为书法审美的方法就是品味和发掘。

所谓品味,就是从书法的本身来欣赏,从用笔,从线条,从结体,从构成,从用墨、从内容以及书法家对技巧的收放自如品味书法之美,意会着为什么正书更多地构成沉郁美?行书更多地体现飘逸美而草书最能表现空灵美?所谓发掘,就是透过艺术作品看到历史,看到底蕴,看到人文性情,乃至我们的民族特征,这也是书法艺术最深远的意义。因为书法是中国独有的艺术,承载着中华文化与文明最核心的内容。以中华民族“儒释道”三种主流传统文化为底蕴生成的三种艺术审美形态,大致可以概括审美范畴的主流和主体。并不是说中国书法艺术,只有这三种美,而是用三种美的意象来解读传统书法艺术之美,可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化繁为简,走近书法艺术的方法和工具。品味和发掘是不可分割的,我们通过书法的发展可以看到文字的演变,历史的更替,文明的延伸,文化的传承甚至文化生活习惯。

概括起来,书法的形式美无非也就是笔法、章法和墨法。书法的用笔有很多讲究,点画使转、中锋侧毫、浓淡枯湿,缓疾轻重,曲直疏密,或厚重,或拙朴,或硬瘦,或肥劲,或苍劲,或温润……,所有的技法其实也是为审美要求服务的,通过线条的形质,表达人的无限丰富、细腻的性情。要表现传达心之所想,美之所感,形式首先要美,而形式美的手段就是技巧,书法首先要讲究法的精熟,也就是技巧的精熟。篆书的笔画结体都是圆的,必须中锋用笔,显得十分遒劲;隶书是侧锋用笔,结体是方的,产生蚕头燕尾的效果,姿态很好,行楷书则是中锋侧锋兼而有之,所以方圆并蓄。这些是书体的技法,我们品味其用笔和结体,可以产生无尽的美感。

汉隶《乙瑛碑》,全称《鲁相乙瑛置百石卒史碑》,东汉时期所立,记载了鲁相乙瑛请于孔庙置守庙官一事往返于公堂之间的故事。《乙瑛碑》字取横势,刚健雄强又不失温和大度,形体潇洒飞逸,谨严中不失顿挫,是汉隶成熟期的典型作品。碑刻上字字方正,规矩而有法度,沉着有力,用笔方圆结合,笔势稍微下压,雄浑古朴。古人评价苍茫温润,美不胜收。尤其清代人评价高。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以行书为最大。康有为曾说:“唐言结构,宋尚意趣。”意为宋代书法家讲求意趣和个性,而米芾在这方面尤其突出,是北宋四大家的杰出代表。

 

《苕溪诗》作于宋哲宗元祐三年戊辰,共6首,都是自撰诗,时米芾38岁,算得上米芾早期的作品,这篇作品在飘逸风流中透着他豪迈的个性。运笔顿挫而丰富,笔锋的轻重转折游刃有余,结构舒展妩媚,气韵生动,俨然魏晋时优雅的士大夫。尤其运锋,正、侧、藏、露变化丰富,点画波折过渡连贯,提按起伏自然超逸,毫无雕琢之痕。难怪世人评价米芾用笔“八面来风”。全卷书风真率自然,痛快淋漓,变化有致,逸趣盎然,米芾的风格是宋书尚意书风中最为风流倜傥的了。

黄庭坚的《砥柱铭》,在2010年6月3日晚举行的保利5周年春拍会上,北宋书法家黄庭坚大字行楷书《砥柱铭卷》以3.9亿元落槌,加上佣金4.368亿元成交,创造了中国书画拍卖史新纪录。 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了轰动,人们开始认识到中国艺术品的价值。我们欣赏黄庭坚的作品,是因为他独特的书法线条,被称为“长枪大戟”的线条远离了正统的温润含蓄和锋芒内敛,在宋四家中,他独辟蹊径,大胆创新。笔势开张,点画采用中宫紧密的结构,从中间向四周放射,舒展自如,满篇文字似乎都在翩翩起舞,极有活力。当年的黄庭坚和苏轼一样,不尚完美、不拘成法,不拘技巧,以自己深厚的修养来臆造书法走向前卫。黄庭坚的草书受张旭怀素的影响很深,但是有自己的特点,他的草书具备浓郁的浪漫气息,信手挥洒点皴,跳跃激荡,用笔随意,情感丰富,笔势并未连接,但是感觉奔流不息,气势磅礴。

书法的另外一种形式美就是表演,主要是狂草,是具有表演性的。据说王献之比他的父亲要放荡不羁,喜欢飞白,经常看见人家的白衣服就要题字,大家知道他这个习惯,并不以此为怪,甚至很纵容他的行为。张旭怀素都喜欢题壁,这类似于当代的行为艺术,我们从古人的记载中可见当时的热闹情形。“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诗圣杜甫这样赞叹他,我们可以想象每当张旭写草书时应该不亚于刘德华的演唱会,潇洒之至,率真之至,可爱之至。

据说怀素也是喜欢饮酒,不拘小节,兴来时,举凡寺壁、屏幛、衣裳、器具无不书之。在当时,他要写字了,就要别人把墙壁粉刷,然后举杯畅饮,有诗描绘他“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脑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愈是观者如潮,他的兴致愈是发挥到极致,那时的张旭和怀素,绝对都是天王级的偶像明星。这个艺术创造过程本身成为经典的美,书法家的精神风貌传递着书法的美,这就是我们常常说的“神采第一”。

然而不是有了形式美书法就具备真正的美了,书法多么奇妙,没有色彩没有声响没有世俗的功利,可是中国人从小就对它有一种莫名的崇敬。因为书法的内涵是“道”,是历史文化的蕴藉和书法家的人格魅力。我们来品味经典,其实也是在发掘探究他们审美创造的过程。

悠久只是中国历史的最固定的特点,中国历史最神秘最韵味的还是:时间隧道一直在向前,文化却在每个站口转换面貌,书法是文化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文字的不断演变影响着书法美学的变迁,当文字演变停止后,书法才开始了法、意、韵等等各种美学大风格的比拼。我们从汉隶的大气想象汉朝蓬勃奋进的气象,从优雅的行楷书了解魏晋时的名士风范,从重法的楷书到最恣意的狂草并存看到大唐的开阔和宽容。。。。。书法也体现了时代的美。可以说,每一部流传下来的古代经典,后面都有说不完的悲欢离合,艺术的美,打上了历史深深的烙印,没有历史的沉淀,书法也许难以成为永恒的美。

一件书法作品有时候是临写古人的帖,有时候是抄写古人的文章,有时候则是书法家本人的书与文,三大行书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都是书法家本人情感直接的宣泄,变历史瞬间为千古图画,没有厚重的文化底蕴,是绝对做不到的,因此后人临写,都带着崇敬的心,小心翼翼地连圈圈点点也不敢改正,当时所出的小小的纰漏也似乎难以纠正了。据说王羲之后来把《兰亭序》抄誊了很多遍,肯定比原稿工整得多,但是他都找不到原稿这份有涂有抹的感觉,具备“原生态”的美最能传达作者心绪情感的原手稿成为天下第一行书。所以后世临写的《兰亭序》很多,写行书精到的也很多,可是王羲之写的时候情景交融,在行乐的同时写下了自己的人生观,字字珠玉。

《祭侄文稿》是颜真卿对他哥哥和侄儿深切爱与怀念,他的哥哥和侄儿在安史之乱中都献出了生命,作品中难以掩饰的悲愤不仅体现在字里行间,还有泣不成书的涂涂抹抹,家国之痛、无可名状的悲伤,对生命的颂歌,淋漓尽致地在这篇潦潦草草的作品中,作者的感情表达到了极致,成就了书法史上的杰作。

《黄州寒食诗帖》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惆怅而孤独,一挥而就的悲凉,写得跌宕多姿,起伏不定,气势奔放。苏轼是个大文豪,把这两首诗放在他浩瀚的诗词中也许算不得上乘,但是带着意蕴丰富的书法意象之美冲击着历代文人的心灵,这使得《寒食诗帖》成为千古抒情之绝唱。我们看到,作者此时时运不济(苏轼的运气一直不太好),但苏轼的可爱就在于他的乐观,尽管在常人看来,他应该心情灰暗,然而在作品中,一任“天真烂漫”,炽热的感情随意流露,全篇的用笔干脆,着意变化,章法布局带着很浓的个性特征,字距或大或小,不受拘泥,仿佛在用音乐记载着自己心灵的节奏,诗意和书意完美结合,遂成“天下第三行书”。

 “松风流水千年调,抱得琴来不用弹”。这些书法作品的美不仅仅是书法本身的韵或法或意,重要的是作者人文价值的体现,唯情唯美。就如怀素的狂,米芾的颠,都是性情之美的极致。中国书法的美,可以很直白简单地说这个字真漂亮,这幅作品看着真舒服,这是我们在博物馆的书法馆中经常听到的。但是要真正品味到书法之美,进行真正的审美活动,审美的主体,也就是欣赏者还必须具备一定的学养。我们经常说“这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缺少发现不仅仅是心态问题,其实也是审美能力问题,要想发现这个世界更多更妙不可言的美,就要加强个人修养,提升眼力。

书法家要有上乘的作品,个人修养很重要,这是书法家本身的学养,艺术家的学养能使之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作品,而作为审美主体的观众或者读者也需要有一定的学养才能对艺术品有欣赏能力。我们看反映毛泽东历史题材的电影或电视剧,感觉到,扮演毛泽东的演员,无论外表有多象,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就是我们常讲的形似和神似。形似好做到,神采是模仿不来的。书法之美包含了技巧和学养。技巧可以通过三五年的努力学成,学养需要长时间的积淀,学养也是模仿不了的,是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这就是一般情况下,临古帖,有得几年的功夫,就可以以假乱真,但专家一过眼,就看出是赝品,因为你摹不出原帖的神韵。艺术气质是学识积累的结果。所以,要博览群书,涵养气象。有句话,“功夫在诗外”,书法之美,包含了作者的学识、品味、境界及对人生的特殊体验,审美者要注意把它感知到。书法是中国的国粹,作为一个中国人,从书法中吸取传统文化的精华,享受艺术之美,应该是的天独厚的,中国人血液里天生有接收这种信息的基因。但在我和朋友们接触中,能够直观地感受到书法美的人数微乎其微,我们一些所谓的大家,装神弄鬼,把书法说得玄乎其玄,吓得不少人视书法审美为畏途,以为书法深不可测,没有享受到国粹带来的美好。我有一种责任感,要作一个普及书法审美常识的志愿者,和大家分享我从书法中得到的快乐。我在研究草书经典的时候,发现前人研究字的结体,往往是单个字独立地研究,因此发明了九宫格、米字格,对临摹正书很有帮助。但用来临写大草经典就不行了。因此我提出研究和临写草书,要以行为单位,设计发明了“三米字格草书行定位法”,获得了国家专利,我用这个专利编写的习字帖和水写瞄红帖出版后,因为实用,所以受到欢迎,得到了普及。这次,我又不揣简陋,上台来讲我的书法审美感受,目的也在于此。我建议大家学习一些书法基本知识,读一些书法经典,弄清楚一些基本概念、基本问题,了解艺术门类、艺术流派的特点。掌握正确的审美方法,端正审美态度,提高自身审美能力和艺术的鉴赏力。

 

三、书法人生之美

人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生活的层面,就是常说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迎来送往、婚丧嫁娶等等“俗务”。第二个层面,是工作的层面。即奉献社会,成就事业,实现人生抱负,彰显人生价值。这是人生的核心层面。这两个层面都是世俗、功利的层面,停留在满足物质需求方面。第三个层面是审美的层面,诗意的层面。是超功利的层面,满足精神需求,追求完美人生的层面。没有审美活动,俗务缠身,名缰利锁,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描述了做学问三境界,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栏栅处”。这何尝不是人生的三个境界。

假如把我的人生经历概括为书法人生,那么我套用欧阳询的一句话:初学平正,既得平正,务追险绝,既得险绝,复归平正。一路走来,成功失败,欢乐痛苦,回望来路,从忙忙碌碌到舒展从容,平淡欢喜都在风雨过后,心里的感慨特别多。

我的家乡在湖南省衡阳县曲兰镇。那里长眠着一代鸿儒王船山,记得童年时代,经常到先生故居拜谒,见到先生儒雅的肖像和两边的对联:“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为对联的气势、胸襟和书法魅力所折服。在船山公文脉和“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的“耕读传家”精神的侵淫下,衡阳人无论贫富,除了辛勤耕作外,多数人家备有文房四宝,练毛笔字成了延续耕读文化的日课。我大学第一学历是中文,学养的积累,对书法之美更有了自己的看法。衡阳的书法氛围很浓,近代有曾熙,当代有蒋作愚、周济、欧伯达、邓磐石、陈文质等大家,耳熏目染。走向社会及至步入政坛,书法给了我精神安慰和享受,很自然地成了我砥砺心志、涵养心态、追求审美人生的必然选择。沉郁的儒家精神,提示我坚持原则、努力奋斗,坚韧不拔地去战胜困难,实现既定的目标。飘逸的道家风骨,提示我在遇到挫折和困难的时候,注意事物的发展变化,善处人事,淡泊名利,不私不争。空灵的禅境,净化我的灵魂,让人超凡脱俗。我习书法,在名家的指点下,先写正书,再行书,再草书。在临写经典的过程中,我感到草书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它借助墨的浓淡枯润、笔的提按、纸的滑涩、线条的使转、腾挪、穿插、摆荡,形成千变万化的图腾,引起你无尽的审美联想,化解愁绪,愉悦心灵,受用无穷。

欣赏书法艺术之美,有助于我们追求审美人生,提升人生的境界。提升境界,要摆脱功利之心、名缰利锁的束缚,这样才能拿得起、放得下,活出精彩,感觉到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提升审美境界的同时,可以提升人生的境界,使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到升华。审美的人生,就是艺术化的人生(也有叫诗意的人生)、创造的人生、爱的人生。

我建议各位在工作之余,尽量安排时间参加各种艺术鉴赏活动,如书画展、书法艺术专题讲座,参观博物馆、艺术馆,这既可以巩固你的书法美学知识,又是一种积极的休息,放松心身,陶冶情操,提升品位,使生活变得幽雅,有情趣。这比去打麻将、酗酒,对心身有益得多。在欣赏艺术时,要注意选择雅俗共赏的艺术。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欣赏任何艺术都以一定程度的感官刺激为前提,如果对欣赏者不产生任何刺激,欣赏者就不会有任何艺术感觉,更谈不上认知和理解。各类艺术对欣赏者的刺激程度不同。一般来说,传统经典艺术品给人的是弱刺激,尤其是书法艺术,需要宁静的心态去欣赏,有如饮茶品兰,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有些现代艺术如迪斯科、摇滚乐、霹雳舞等都在追求视觉听觉的冲击效果,吸引眼球,收振聋发聩之效,我倾向于未成年人、中老年人,以弱刺激为宜。弱刺激的优胜之处不在于一个“弱”字,而在于弱刺激具有诱导作用,能将观赏导向深入,变为深刺激,产生深刻的感染与熏陶,使你感受到一种诗情画意。如条件许可,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一种书体作为自己的业余选修。根据我的体会书法一是可以和你的读书生活结合,看书写字交替进行,相辅相行,书法离不开读书,好的书法一方面需要练技巧,另一方面书法作品的神韵、格调是加入了欣赏者对作者人格魅力的认可,是靠学养养出来的。二是可以和你的思考结合起来,生活工作中遇到矛盾,在学习书法时,研习经典,与古圣先贤对话,在儒释道传千年而不衰的经典警句中得到启示,从书法中学到用轻松的办法解决紧迫的问题的技巧。

书法艺术在提升人生境界方面,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同的书法作品,常常会产生不同的心理暗示,给你精神激励与抚慰。人言“半部论语治天下”,我道“三幅书法伴人生”,因为人生必须扮演三个角色:读书人、工作者、家庭成员,每一种成长环境都是给你的平台,都让你受心灵的冲击和洗涤,我想通过三幅书法说说我的一些感悟,书法也好,诗歌绘画音乐也好,对艺术的审美都是个人的价值选择。

第一幅是书房的书法。书房是人漫游书山学海,和先贤对话的地方,是读书人的精神王国。我的书房但求品味,不求舒服,挂着以正书书写儒家修身养性经典的书法作品,展示正大、雄强、醺厚的气象,激励我以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的“入世”态度面对人生,营造宁静淡泊的心灵环境。我常写的内容是:“吾日三省吾身”、“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自强不息好自为之”、“着着寸进洋洋万里”。“博学、慎思、明辨、审问”、“有所为有所不为”等等。

第二幅是挂在办公室的书法。是劳动工作的场所,衣食之源安身立命之所,是你竞争的战场,是你融入社会的平台,也是你扮演人生角色的舞台。有办公室,证明你进入了管理层,本身就是一种成功的标志。管理者或领导者履行职责,确定目标、制定规范、组织实施目标、处理各种矛盾和纠结,如何举重若轻地化解矛盾是一门艺术。办公室要有一股庙堂之气,借助书法艺术作品的魅力,营造正大、中庸、积极、乐观、灵活的心理情景,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写的如:“道法自然”、“每逢大事有静气”、“公生明,廉生威”,“夫惟不私故能成其私,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等等。这些格言警句用优美的行书写出来,飘逸流畅,营造一种既坚持原则,又讲究方法,不卑不亢、不急不燥的工作心态,用轻松的办法解决紧迫的问题的心态,把压力变成动力,使工作就成为一种艺术享受。

 

第三幅是挂在客厅里的书法。客厅并不是会客交友的场所,会客交友多在咖啡厅、餐厅、茶楼、舞厅等社交场合进行。客厅其实是主人和家人休闲的场所,应改名为休闲厅。人既要会工作,还要会休闲。工作是使用生命,休闲是享受生命。休闲是让心身放松,休闲的最高境界是禅境。客厅还是个人独处的圣地。人要善于独处,独处是精神享受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生活在快节奏的时代,天下熙熙、为名而趋,天下攘攘、为利而往,很少有自己静下来跟自己呆一会儿的时间,实际上这一点非常重要。独处是反躬自身、思考问题、消化知识、调整心态的好方式,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个人发呆。我常常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情绪低落的时候,一个人望着一幅书法作品发呆,进入书法艺术营造的空灵、优雅、出世、宁静的禅境,自我抚慰、按摩心灵,让心身彻底放松,非常有效。客厅书法,如果用最具空灵美感的狂草写王维的诗,挂在客厅里,那是最能够营造禅境效果的。王维的诗极富禅味,如“白云回望合,青蔼入看无”,“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等句子,特别善于创造一个“空色有无之际”的意象世界。

三幅书法的人生是从其书写内容而言,但是即使只是体会了这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营造审美人生。艺术的终极目标是唯情唯美,审美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永不停止的活动,最终进入心灵,经过净化,回到自然的世界,感受自然的美好,产生爱的心情,并深刻地感受到作为无限整体的存在对个人生存的支持,产生感恩的心情。这种感恩的心情常常表现为一种拥抱一切的胸怀,表现为对于每个人和万事万物的爱,它促使人产生一种“世界真美好”的感悟,导致一种为这个世界行善的冲动,一种回报的渴望和一种崇高的责任感。追求审美人生,就是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体会人生无限意味和情趣,从而把握“现在”,享受“现在”,回到人类的精神家园。

近年来,人们在强调“智商”的同时,提出了“情商”的概念,告诉人们不仅要有知识,还要会处理人际关系,现在,我提出“美商”的概念,要学会审美,提升我们的美商,追求审美人生。季羡林先生指出: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和谐,和谐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二是人与人的和谐,三是人自身的和谐。“智商”解决人与自然的和谐,“情商”解决人与人的和谐,“美商”是解决人自身的和谐,心灵的和谐的。心灵的和谐、精神的充实是幸福的源泉。“智商”和“情商”可以助你成功,“美商”才会让你找到幸福的感觉。幸福是一种能力,是一种积极的人生体验。提升“美商”,要培养自己对艺术的兴趣和爱好,对美的意象的感性能力。明代散文大家张岱说过:“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热爱艺术是热爱生活的表现,人的知识结构,包括美学知识,人的全面发展,包括对美的欣赏能力。艺术修养是人生修养的一个重要部分。

 

 

(辛卯仲春于长沙七松堂)

 

人类在二百万年的进化过程中,创造了两大交流工具——文字和语言。中国人又花了两千年,把独创的汉字变成了艺术——书法。中国书法,神拓古今,势及中外。集精气神于流转顿挫之中,纳天地人在黑白徐疾之间,施张人生之雅趣,凝聚浩宇之幽思。毫末奔雷走电,笔底倒海翻江。观之赏心悦目,书之养性怡情。可释满腹俗念凡忧,可抒一腔浩然之气。书法之美,集儒、释、道之大统。或沉郁雄强、或飘逸潇洒、或空灵淡雅。既有纵横八荒、吞吐山河之胸襟,又具反躬自省,锋芒内敛之气量。或醇厚,或典雅,或古拙,或秀媚,似春风拂柳,似寒江垂弦,似关山明月,似江河奔腾。书法以强劲之筋骨、奇妙之方圆、互应之点画、空白之余韵,昭示了华夏民族坚忍不拔、刚柔相济、智慧和谐、沉着痛快之风范。两千年的文化积淀,“书法已经成为世所公认的最高艺术”(沈尹默语),中华民族的“标志性艺术”(金开诚语),“中华文化的典型产品”(余秋雨语),“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熊秉明语)。被联合国确定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一、书法之美

书法是以汉字为素材的造型艺术。由汉字的造型之美,汉字所记录的圣贤诗文思想之美,书法家运用书写工具的特殊(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书写时用笔的变化(提按内擫外拓,中锋、侧锋),结体的变化(秦篆、汉隶、唐楷、行书、草书),布局的变化(中堂、横幅、斗方、对联、册页)等技巧形成的鬼神莫测的线条图腾之美,书法家的学养、胸襟、境界之美等诸美因素相互作用,使书法艺术作品异彩纷呈,散发出撼人的艺术魅力。纵观书法发展史,大致可以分为六个时期,一是统一时期;秦始皇统一天下的同时,统一了文字――“秦篆”,中国书法有了统一规范的文字素材。二是演变时期;汉代篆书完成了向隶书、楷书的演变,隶书经过快写形成了章草,楷书快写形成了行书,小草。三是成熟时期;到魏晋南北朝,各种书体均趋于成熟,出现了以二王(王羲之、王献之)为代表的开风气之先的书法圣人。四是鼎盛时期;唐代社会稳定、政治开明,书法进入了鼎盛的发展时期,出现了欧阳询、颜真卿、柳公权、虞世南这样的楷书大家和张旭、怀素为代表的狂草书法家,他们创写的书法,成为后世效法的经典,领千年风骚而不衰。五是继承发展时期;宋、元、明、清、民国,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代有才人、代有佳作,使书法成了中国传统文化标志性艺术产品。六是新的发展时期;现代中国,随着经济发展,信息技术的使用,书法的实用功能交给了电脑,书法成了一门独立的纯艺术门类,迎来了新的发展天地。

标准汉字是书法艺术造型的依据和基础,以规范标准的汉字为造型依据的称为“正书”,不同时代正书形式有所不同,如秦篆(包括金文、甲骨文)、汉隶、唐楷,(如:李斯《泰山铭碑》、汉魏《石门颂》、《爨龙颜碑》、唐欧阳询《九成宫碑》、颜真卿《多宝塔碑》,)表现沉郁、雄强、正大、醇厚的审美意象。由于实用的需要,正书快写,就出现了行书(解散笔法,笔划变形,点画相连,含章草),书写者的个性因素彰显(如:王羲之《兰亭序》,颜真卿《祭侄稿》,苏轼《寒食帖》,章草皇象《急就章》),形成了飘逸、浪漫的审美意象。书写的速度再加快,书法家的情绪激昂、亢奋,艺术修养的提升,就出现了草书(大草、狂草),特点是字与字之间相连,使转、摆荡、连绵、穿插,展示了一种纵横捭阖,无我无人的空灵境界。古人曰“书为心画”,我认为草书,特别是狂草,是最具艺术魅力、审美价值,最能展示作者艺术天才的书法形式。狂草是盛世的图腾,是书法家欢喜之心洋溢的心电图。集诗歌的韵律美,音乐的旋律美,图画的意境美于一体,人们在欣赏草书时,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将生成异彩纷呈的审美意象,获得优美的精神享受。

书法之美,美在意象。中国书法艺术风格,受儒、道、释三大主流文化的影响,发育成了若干在历史上影响比较大的审美意象群,形成了独特的审美形态(大风格),从而结晶成独特的审美范畴。例如,“沉郁”概括了以儒家文化为底蕴、以正书形式为主的(包括秦篆、汉隶、唐楷)审美意象大风格。“飘逸”概括了以道家文化为底蕴、以王羲之《兰亭序》为代表、以行书形式为主的审美意象大风格。“空灵”则概括了以禅学文化为底蕴、以怀素《自叙帖》为代表,以草书形式为主的审美意象大风格。下面逐一分析。

沉郁的美。“沉郁”的文化内涵是中庸、雄强、正大气象。即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情怀和“仁者爱人”的态度,表达对人世沧桑的深刻体验和对人生疾苦的深厚同情,有如杜甫的诗。沉郁的审美意象,有两个特点:一是自强不息、坚韧不拔的情感体验,在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过程中,由对人和天地万物的关爱所引起的。这种情感体验能够升华成为雄强大气、温厚平和的醇美意象。所以沉郁之美,又是一种“醇厚之美”“雄强之美”“古朴之美”;二是历史的苍茫感,表现作者对人生丰富经历的深刻体验,不仅对当下时势的深刻感受,还包含对整个人世沧桑的哲理性感受。

秦代宰相李斯写的篆书《封泰山碑》(附图),该碑为秦始皇二十八年(公元前219年)始皇巡登泰山时立。石在岳顶玉女池上,后移置碧霞元君祠之东庑。乾隆年间一场大火,石断字裂,现仅存秦安岱庙中残字上的九个字。传世拓本以明安国藏北京拓本为最佳,人评其书“藏奸猜于朴茂,寄权巧于端庄”。堪称篆书中的“古今绝妙”之作,也是表现书法沉郁、雄强之美的代表作。

汉隶《石门颂》,该碑为东汉建和二年(公元148年)十一月刻。摩崖隶书,王升撰文,在陕西褒城县东北褒斜谷石门崖壁。世人评其“纵横劲拔,雄厚奔放”,“胆怯者不敢学,力弱者不能学”。

    魏碑《爨龙颜碑》,该碑立于刘宋孝武帝大明二年(公元458年),原存云南省陆良县贞元堡小学内。史载爨龙颜曾两次出仕中原朝廷,而且做过中央尚书省的机要官员。元、明两代均知有此碑,但未受推崇,被弃之荒野。清道光六年(公元1826年),云南总督阮元赴陆良巡察,发现此碑,对其书法艺术价值高度评价,在碑后作跋:“此碑文体书法皆汉晋正传,求之北地亦不可多得,乃云南第一古石,其永室护之。总督阮元。”该碑在晚清书法界引起极大的震动,好评如潮,为清末尊碑书风之推手。该碑书法雄强茂美,参差有致,笔力遒劲,气势宏伟,如刀劈斧凿,方圆兼备,千姿百态。勾趯含蓄,峻利爽洒,洁净明快,横弯转角,方圆互成,正奇相济。康有为评曰:“龙颜碑下画如昆刀刻玉,但见浑美;布势如精工画人,各有意度,当为隶楷极则。”“若轩辕古圣,端冕垂裳。”并作诗赞曰:“汉经以后音尘绝,惟有龙颜第一碑。”

    唐代楷书之冠——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碑》,欧阳询(557-641),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敏悟博学,工书法,书风糅和南北,法度谨严,自成面目,世称欧体。世人评其书法是:“纤浓得中,刚劲不挠,有正人执法,面折庭诤之风;至其点画之妙,意态精密,无以尚也。”《九成宫碑》更是欧体的代表作,运笔刚劲凝重,峻利含蓄,结体四面停匀,短齐合度,被公认为唐书尚法的典范,也是后世学习书法者入门的首选摹本。领千年风骚而不衰。

颜真卿的楷书,《多宝塔碑》,颜真卿(709——785),字清臣,京兆万年人。开元进士,曾为平原太守,世称颜平原。又封鲁郡开国公,故称颜鲁公。后为叛将李希烈绞杀,忠直不屈,流芳千古。真卿世学渊博精研书法。他在学习古人的基础上完成了唐楷颜体的创造。其正楷端庄雄伟,气势开张,流美修隽,雍穆宽博。代表作《多宝塔碑》为后世效法。欧阳修赞曰:“颜公书如忠臣烈士、道德君子,其端严尊重,人初见而畏之,愈久而愈可爱也。”苏东坡曰:“雄秀独出,一变古法,如杜子美诗,格力天纵。”《续书断》列其书入神品,赞曰:“点如坠石,画如夏云,钩如曲金,戈如发弩,纵横有象,低昂有态,自羲、献以来,未有公者也。”这些评语,应是沉郁美的最好注解。

飘逸之美。“飘逸”的文化内涵是道家的“游”。即人的精神从一切实用利害和逻辑因果关系的束缚中超脱出来。也就是精神的自由超脱以及天人合一的境界。“游”的精神境界,表现为一种特殊的生活形态,就是“逸”。魏晋时代,社会动乱,人们要逃离现实,超脱世俗事务,追求“逸”的人生,这种“逸”的生活态度和精神境界,渗透到审美活动中,就出现了“逸”的艺术。王羲之《兰亭序》以其“飘逸”的审美风格,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至今无人超越。

王羲之信奉道教“无为而治”,“顺其自然”的处世哲学,知足常乐,清心寡欲,淡泊名利。自幼从叔父王廙,后又从卫夫人学书,备精诸体,如得神之助,自成一家之法。梁武帝评:“王羲之书,字势雄逸,如龙跳天门,虎卧凤阙。”唐太宗酷爱羲之书,亲为《晋书》撰《王羲之传论》,赞其书云:“详察古今,研精篆隶,尽善尽美,其惟王逸少乎!”其行书《兰亭序》,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被认为是“天下第一行书”,标志着魏晋书法乃至整个书法史上行书的最高成就。该书章法布局似正反欹,浑然一体,点画运笔,跌宕起伏,通篇字形宽窄相间,错落有致,仙风道骨,风流蕴藉,如行云流水,是书法艺术“飘逸美”的代表作。

千年以来,人们的审美眼光各有所异,在“一千个观众眼里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的不同中,《兰亭序》却高度统一地被称为天下第一行书,不仅仅是因为书与文俱佳,《兰亭序》还最能体现历代文人的憧憬,淡定的人生态度、宠辱不惊的从容气度,是中国古代知识分子一直向往的人生境界。

    欣赏这幅作品,我们还是先看看王羲之是何等人物,王羲之是东晋时代的名流,出生在琅邪王氏,琅邪王氏在东晋南朝世代冠冕,人才辈出,当时局势是“王与马,共天下。”马是皇室司马氏,可见当时王家势力之盛。魏晋名士的风流蕴藉,是中国历史上永恒的风景,而王羲之更是无法回避的美景。东晋偏安江南,秀美的自然山水美不胜收,江南的莺飞草长,江南的杏花春雨,给乱世中的人们带来了无尽的慰藉,对于王羲之这一批有着极高的文化修养。追求潇洒自然的名士们更是激起了他们对美的刺激的强烈反应,《兰亭序》就是这种感受的代表作。

更何况,当是时,在这里集会的还有谢安、谢万、王统、王彬之等士族名流,登高望远,都写下《兰亭诗》以记载当时美景和优雅风流,王羲之在似醉非醉之中乘兴作序,成为千古绝唱。我们至今还能感受到这种高雅风流的艺术气息,但是我们已无法企及,我们很难有悠游山水、自然坦荡的美好心境。王羲之,包括他同时代的书法家的书法艺术所透出的天籁之美,后人无论如何仿效,都是徒劳,总显造作。

王羲之晚年在会稽安家后过着安逸闲适的生活,风致绝伦的自然山水加上他本人的文化修养以及士族特有的雍容娴雅,超然物外的潇洒风流,使他的书法达到了后人无法企及的艺术境界,《兰亭序》足以代表“飘逸美”的最高境界,这种风度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标志着魏晋书法乃至整个书法史上行书的最高成就。

 “飘逸”给人的特殊美感,就是庄子所说的“天乐”之美。大致有三个特点:一是雄浑阔大,惊心动魄的美, “笔落惊风雨,诗成泣鬼神”(杜甫诗);二是意气风发的美,无拘无束,无我无人,放荡不羁,逸兴飞扬,“俱怀逸兴壮思飞,中间小谢又清发”(李白诗);三是清新自然的美,进入“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庄子语)的化境。

空灵的美。我们所说的空灵,是指性情,而不是空山新雨后的清新,“空灵”的文化内涵是佛家禅宗的“悟”。禅宗的“悟”,并不是领悟一般的知识,而是对于宇宙本体的体验、领悟。所以是一种形而上的“悟”。但是,禅宗的这种形而上的“悟”并不脱离、摒弃生活世界。禅宗主张在普通的、日常的、富有生命的感性现象中,特别是大自然的景象中,去领悟那永恒的空寂的本体。这就是禅宗的“悟”。一旦有了这种领悟和体验,就会得到一种喜悦。这种禅悟和禅悦,形成一种特殊的审美形态,就是空灵。《五元灯会》记载了天柱惠禅师和门徒的对话。门徒问:“如何是禅人当下境界?”禅师回答:“万古长空,一朝风月”。这两句话是领会空灵意象的经典之句。“万古长空”,象征着天地的悠悠和万化的静寂,这是本体的静,本体的空。“一朝风月”,则出宇宙的生机,大化的流行,这是现实世界的动。禅宗就是要人们从宇宙的生机中去领悟那本体的静,从现实世界的“有”去领悟那本体的“空”。禅宗并不主张抛弃现世生活,并不否定宇宙的生机。因为只有通过“一朝风月”才能悟到“万古长空”。反过来,领悟到“万古长空”,才能真正珍惜和享受“一朝风月”的美。这就是禅宗的超越,不离此岸,又超越此岸。这种超越,形成了一种诗意,形成了一种特殊的审美形态,就是“空灵”。美学宗师宗白华说过:“禅是动中的极静,也是静中的极动”。“动静不二,直探生命的本源”,这样的书法艺术,把你带入舒展空灵的禅境,真是再美不过的了。“空灵”的审美形态在唐代张旭的《古诗四帖》和怀素的书法《自叙帖》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达。

先来欣赏张旭的《古诗四帖》,张旭(658-747),字伯字,呈郡(江苏苏州人),官至金吾长史,世称“张长史”。他的书法,初学二王,端正谨严,规矩至极。然而,最能代表其书法上创造性成就的,是他的狂草书法《古诗四帖》,诗圣杜甫,文豪韩愈、苏轼都为张旭的草书唱过赞歌,杜甫写道:“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韩愈评曰:“旭善草书,不治他技。喜怒窘穷,忧悲、愉佚、怨恨、思慕、酣醉、无聊、不平,有动于心,必于草书焉发之。观于物,见山水崖谷,鸟兽虫鱼、草木之花实,日月列星,风雨水火,雷霆霹雳,歌舞战斗,天地事物之变,可喜可愕,一寓于书。故旭之书,变动犹鬼神,不可端倪,以此终其身而名后世。”苏轼赞曰:“张长史草书颓然天放,略有点画处,而意态自足,号为神逸。”大家看,“挥毫落纸如云烟”,“天放”、“神逸”,这些点睛之句,是不是道出了《古诗四帖》“无我无人,物我两忘”“空灵美”的个中意味。

再来看怀素的《自叙帖》,怀素(737-799),字藏真,俗姓钱,湖南永州人,家境贫寒,十岁出家,痴于书艺,尤好草书,异常勤奋,秃笔成冢,洗笔黑池。二十二岁时,与流放夜郎途中遇赦的李白相遇,李白十分欣赏他的草书天才,作诗赞曰:“少年上人号怀素,草书天下称独步,墨池飞出北溟鱼,笔锋杀尽中山兔……”,可见当时书名已是名垂潇湘了。后杖锡远游,遍访时贤,曾求教于张旭的弟子邬彤,受张旭影响最大,眼界大开,书艺大进,他的狂草书法,师承张旭,又自出机纾,世人称“颠张狂素”,“以狂继颠”。公元777年,不惑之年的怀素,写下了惊世骇俗的《自叙帖》,奠定了他在中国书法史上“草圣”的崇高地位。

《自叙帖》是一篇怀素自我推销的短文,内容可分三部分,第一部分,自述生平大略;第二部分,节录大书法家颜真卿《怀素上人草书歌序》,展示“开士怀素,僧中之英。”“纵横不群,迅疾骇人”的草圣气象;第三部分将张谓等八个名人给他的赠诗,摘其精要,按内容分为“述形似”,“叙机格”,“语疾迅”,“目愚劣”四个方面,列举诸家的评赞。这些评赞,把怀素的狂草艺术的魅力,演绎得痛快淋漓,也是狂草书法评论的千古绝唱。《自叙帖》的艺术特色,抄录文中名人的评语,即可得出。卢象曰:“初疑轻烟淡古松。又似山开万仞峰。”许瑝曰:“志在新奇无定则,古瘦漓骊半无墨。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书书不得。” 戴叔伦曰:“人人欲问此中妙,怀素自言初不知。”窦冀曰:“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脑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钱起评曰::“远锡无前侣,孤云寄大虚,狂来轻世界,醉里得真如”。我想,“轻烟淡古松”,“ 孤云寄大虚”,“ 醉里得真如”这些句子,应当是对怀素狂草书法《自叙帖》“空灵美”境界最绝妙的诠释。

 

二、书法之审美

美学研究的对象是审美活动。审美是人的一种精神文化活动,它的核心是以审美意象为对象的人生体验。在这种体验中,人的精神超越了“自我”的有限性,得到一种自由和解放,回复到人的精神家园,从而确证了自己的存在。审美活动是美与美感的同一。美感不是认识,美感是体验,是一种精神享受。也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对美的欣赏。我们将审美这个精神的享受置于书法之中,也许更多地是体验到黑白线条在起承转合中强烈的美感体验。

我们说到对书法的欣赏,也就是书法审美,首先是方法。我们说美感是从审美主体方面来表述审美活动,审美的方法,也就是如何获得美感。我认为书法审美的方法就是品味和发掘。

所谓品味,就是从书法的本身来欣赏,从用笔,从线条,从结体,从构成,从用墨、从内容以及书法家对技巧的收放自如品味书法之美,意会着为什么正书更多地构成沉郁美?行书更多地体现飘逸美而草书最能表现空灵美?所谓发掘,就是透过艺术作品看到历史,看到底蕴,看到人文性情,乃至我们的民族特征,这也是书法艺术最深远的意义。因为书法是中国独有的艺术,承载着中华文化与文明最核心的内容。以中华民族“儒释道”三种主流传统文化为底蕴生成的三种艺术审美形态,大致可以概括审美范畴的主流和主体。并不是说中国书法艺术,只有这三种美,而是用三种美的意象来解读传统书法艺术之美,可以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化繁为简,走近书法艺术的方法和工具。品味和发掘是不可分割的,我们通过书法的发展可以看到文字的演变,历史的更替,文明的延伸,文化的传承甚至文化生活习惯。

概括起来,书法的形式美无非也就是笔法、章法和墨法。书法的用笔有很多讲究,点画使转、中锋侧毫、浓淡枯湿,缓疾轻重,曲直疏密,或厚重,或拙朴,或硬瘦,或肥劲,或苍劲,或温润……,所有的技法其实也是为审美要求服务的,通过线条的形质,表达人的无限丰富、细腻的性情。要表现传达心之所想,美之所感,形式首先要美,而形式美的手段就是技巧,书法首先要讲究法的精熟,也就是技巧的精熟。篆书的笔画结体都是圆的,必须中锋用笔,显得十分遒劲;隶书是侧锋用笔,结体是方的,产生蚕头燕尾的效果,姿态很好,行楷书则是中锋侧锋兼而有之,所以方圆并蓄。这些是书体的技法,我们品味其用笔和结体,可以产生无尽的美感。

汉隶《乙瑛碑》,全称《鲁相乙瑛置百石卒史碑》,东汉时期所立,记载了鲁相乙瑛请于孔庙置守庙官一事往返于公堂之间的故事。《乙瑛碑》字取横势,刚健雄强又不失温和大度,形体潇洒飞逸,谨严中不失顿挫,是汉隶成熟期的典型作品。碑刻上字字方正,规矩而有法度,沉着有力,用笔方圆结合,笔势稍微下压,雄浑古朴。古人评价苍茫温润,美不胜收。尤其清代人评价高。

米芾平生于书法用功最深,成就以行书为最大。康有为曾说:“唐言结构,宋尚意趣。”意为宋代书法家讲求意趣和个性,而米芾在这方面尤其突出,是北宋四大家的杰出代表。

 

《苕溪诗》作于宋哲宗元祐三年戊辰,共6首,都是自撰诗,时米芾38岁,算得上米芾早期的作品,这篇作品在飘逸风流中透着他豪迈的个性。运笔顿挫而丰富,笔锋的轻重转折游刃有余,结构舒展妩媚,气韵生动,俨然魏晋时优雅的士大夫。尤其运锋,正、侧、藏、露变化丰富,点画波折过渡连贯,提按起伏自然超逸,毫无雕琢之痕。难怪世人评价米芾用笔“八面来风”。全卷书风真率自然,痛快淋漓,变化有致,逸趣盎然,米芾的风格是宋书尚意书风中最为风流倜傥的了。

黄庭坚的《砥柱铭》,在2010年6月3日晚举行的保利5周年春拍会上,北宋书法家黄庭坚大字行楷书《砥柱铭卷》以3.9亿元落槌,加上佣金4.368亿元成交,创造了中国书画拍卖史新纪录。 在当时引起了很大了轰动,人们开始认识到中国艺术品的价值。我们欣赏黄庭坚的作品,是因为他独特的书法线条,被称为“长枪大戟”的线条远离了正统的温润含蓄和锋芒内敛,在宋四家中,他独辟蹊径,大胆创新。笔势开张,点画采用中宫紧密的结构,从中间向四周放射,舒展自如,满篇文字似乎都在翩翩起舞,极有活力。当年的黄庭坚和苏轼一样,不尚完美、不拘成法,不拘技巧,以自己深厚的修养来臆造书法走向前卫。黄庭坚的草书受张旭怀素的影响很深,但是有自己的特点,他的草书具备浓郁的浪漫气息,信手挥洒点皴,跳跃激荡,用笔随意,情感丰富,笔势并未连接,但是感觉奔流不息,气势磅礴。

书法的另外一种形式美就是表演,主要是狂草,是具有表演性的。据说王献之比他的父亲要放荡不羁,喜欢飞白,经常看见人家的白衣服就要题字,大家知道他这个习惯,并不以此为怪,甚至很纵容他的行为。张旭怀素都喜欢题壁,这类似于当代的行为艺术,我们从古人的记载中可见当时的热闹情形。“张旭三杯草圣传,脱帽露顶王公前,挥毫落纸如云烟”。诗圣杜甫这样赞叹他,我们可以想象每当张旭写草书时应该不亚于刘德华的演唱会,潇洒之至,率真之至,可爱之至。

据说怀素也是喜欢饮酒,不拘小节,兴来时,举凡寺壁、屏幛、衣裳、器具无不书之。在当时,他要写字了,就要别人把墙壁粉刷,然后举杯畅饮,有诗描绘他“粉壁长廊数十间,兴来小豁脑中气。忽然绝叫三五声,满壁纵横千万字。”愈是观者如潮,他的兴致愈是发挥到极致,那时的张旭和怀素,绝对都是天王级的偶像明星。这个艺术创造过程本身成为经典的美,书法家的精神风貌传递着书法的美,这就是我们常常说的“神采第一”。

然而不是有了形式美书法就具备真正的美了,书法多么奇妙,没有色彩没有声响没有世俗的功利,可是中国人从小就对它有一种莫名的崇敬。因为书法的内涵是“道”,是历史文化的蕴藉和书法家的人格魅力。我们来品味经典,其实也是在发掘探究他们审美创造的过程。

悠久只是中国历史的最固定的特点,中国历史最神秘最韵味的还是:时间隧道一直在向前,文化却在每个站口转换面貌,书法是文化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个方面。文字的不断演变影响着书法美学的变迁,当文字演变停止后,书法才开始了法、意、韵等等各种美学大风格的比拼。我们从汉隶的大气想象汉朝蓬勃奋进的气象,从优雅的行楷书了解魏晋时的名士风范,从重法的楷书到最恣意的狂草并存看到大唐的开阔和宽容。。。。。书法也体现了时代的美。可以说,每一部流传下来的古代经典,后面都有说不完的悲欢离合,艺术的美,打上了历史深深的烙印,没有历史的沉淀,书法也许难以成为永恒的美。

一件书法作品有时候是临写古人的帖,有时候是抄写古人的文章,有时候则是书法家本人的书与文,三大行书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都是书法家本人情感直接的宣泄,变历史瞬间为千古图画,没有厚重的文化底蕴,是绝对做不到的,因此后人临写,都带着崇敬的心,小心翼翼地连圈圈点点也不敢改正,当时所出的小小的纰漏也似乎难以纠正了。据说王羲之后来把《兰亭序》抄誊了很多遍,肯定比原稿工整得多,但是他都找不到原稿这份有涂有抹的感觉,具备“原生态”的美最能传达作者心绪情感的原手稿成为天下第一行书。所以后世临写的《兰亭序》很多,写行书精到的也很多,可是王羲之写的时候情景交融,在行乐的同时写下了自己的人生观,字字珠玉。

《祭侄文稿》是颜真卿对他哥哥和侄儿深切爱与怀念,他的哥哥和侄儿在安史之乱中都献出了生命,作品中难以掩饰的悲愤不仅体现在字里行间,还有泣不成书的涂涂抹抹,家国之痛、无可名状的悲伤,对生命的颂歌,淋漓尽致地在这篇潦潦草草的作品中,作者的感情表达到了极致,成就了书法史上的杰作。

《黄州寒食诗帖》是苏轼被贬黄州第三年的寒食节所发的人生之叹,惆怅而孤独,一挥而就的悲凉,写得跌宕多姿,起伏不定,气势奔放。苏轼是个大文豪,把这两首诗放在他浩瀚的诗词中也许算不得上乘,但是带着意蕴丰富的书法意象之美冲击着历代文人的心灵,这使得《寒食诗帖》成为千古抒情之绝唱。我们看到,作者此时时运不济(苏轼的运气一直不太好),但苏轼的可爱就在于他的乐观,尽管在常人看来,他应该心情灰暗,然而在作品中,一任“天真烂漫”,炽热的感情随意流露,全篇的用笔干脆,着意变化,章法布局带着很浓的个性特征,字距或大或小,不受拘泥,仿佛在用音乐记载着自己心灵的节奏,诗意和书意完美结合,遂成“天下第三行书”。

 “松风流水千年调,抱得琴来不用弹”。这些书法作品的美不仅仅是书法本身的韵或法或意,重要的是作者人文价值的体现,唯情唯美。就如怀素的狂,米芾的颠,都是性情之美的极致。中国书法的美,可以很直白简单地说这个字真漂亮,这幅作品看着真舒服,这是我们在博物馆的书法馆中经常听到的。但是要真正品味到书法之美,进行真正的审美活动,审美的主体,也就是欣赏者还必须具备一定的学养。我们经常说“这世界不是缺少美,而是缺少发现。”缺少发现不仅仅是心态问题,其实也是审美能力问题,要想发现这个世界更多更妙不可言的美,就要加强个人修养,提升眼力。

书法家要有上乘的作品,个人修养很重要,这是书法家本身的学养,艺术家的学养能使之创造出与众不同的作品,而作为审美主体的观众或者读者也需要有一定的学养才能对艺术品有欣赏能力。我们看反映毛泽东历史题材的电影或电视剧,感觉到,扮演毛泽东的演员,无论外表有多象,但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这就是我们常讲的形似和神似。形似好做到,神采是模仿不来的。书法之美包含了技巧和学养。技巧可以通过三五年的努力学成,学养需要长时间的积淀,学养也是模仿不了的,是发自内心的情感流露。这就是一般情况下,临古帖,有得几年的功夫,就可以以假乱真,但专家一过眼,就看出是赝品,因为你摹不出原帖的神韵。艺术气质是学识积累的结果。所以,要博览群书,涵养气象。有句话,“功夫在诗外”,书法之美,包含了作者的学识、品味、境界及对人生的特殊体验,审美者要注意把它感知到。书法是中国的国粹,作为一个中国人,从书法中吸取传统文化的精华,享受艺术之美,应该是的天独厚的,中国人血液里天生有接收这种信息的基因。但在我和朋友们接触中,能够直观地感受到书法美的人数微乎其微,我们一些所谓的大家,装神弄鬼,把书法说得玄乎其玄,吓得不少人视书法审美为畏途,以为书法深不可测,没有享受到国粹带来的美好。我有一种责任感,要作一个普及书法审美常识的志愿者,和大家分享我从书法中得到的快乐。我在研究草书经典的时候,发现前人研究字的结体,往往是单个字独立地研究,因此发明了九宫格、米字格,对临摹正书很有帮助。但用来临写大草经典就不行了。因此我提出研究和临写草书,要以行为单位,设计发明了“三米字格草书行定位法”,获得了国家专利,我用这个专利编写的习字帖和水写瞄红帖出版后,因为实用,所以受到欢迎,得到了普及。这次,我又不揣简陋,上台来讲我的书法审美感受,目的也在于此。我建议大家学习一些书法基本知识,读一些书法经典,弄清楚一些基本概念、基本问题,了解艺术门类、艺术流派的特点。掌握正确的审美方法,端正审美态度,提高自身审美能力和艺术的鉴赏力。

 

三、书法人生之美

人的一生,可以分为三个层面,第一个层面是生活的层面,就是常说的柴米油盐、衣食住行、迎来送往、婚丧嫁娶等等“俗务”。第二个层面,是工作的层面。即奉献社会,成就事业,实现人生抱负,彰显人生价值。这是人生的核心层面。这两个层面都是世俗、功利的层面,停留在满足物质需求方面。第三个层面是审美的层面,诗意的层面。是超功利的层面,满足精神需求,追求完美人生的层面。没有审美活动,俗务缠身,名缰利锁,人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人。

王国维在《人间词话》里描述了做学问三境界, “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栏栅处”。这何尝不是人生的三个境界。

假如把我的人生经历概括为书法人生,那么我套用欧阳询的一句话:初学平正,既得平正,务追险绝,既得险绝,复归平正。一路走来,成功失败,欢乐痛苦,回望来路,从忙忙碌碌到舒展从容,平淡欢喜都在风雨过后,心里的感慨特别多。

我的家乡在湖南省衡阳县曲兰镇。那里长眠着一代鸿儒王船山,记得童年时代,经常到先生故居拜谒,见到先生儒雅的肖像和两边的对联:“六经责我开生面,七尺从天乞活埋”。为对联的气势、胸襟和书法魅力所折服。在船山公文脉和“一等人忠臣孝子,两件事读书耕田”的“耕读传家”精神的侵淫下,衡阳人无论贫富,除了辛勤耕作外,多数人家备有文房四宝,练毛笔字成了延续耕读文化的日课。我大学第一学历是中文,学养的积累,对书法之美更有了自己的看法。衡阳的书法氛围很浓,近代有曾熙,当代有蒋作愚、周济、欧伯达、邓磐石、陈文质等大家,耳熏目染。走向社会及至步入政坛,书法给了我精神安慰和享受,很自然地成了我砥砺心志、涵养心态、追求审美人生的必然选择。沉郁的儒家精神,提示我坚持原则、努力奋斗,坚韧不拔地去战胜困难,实现既定的目标。飘逸的道家风骨,提示我在遇到挫折和困难的时候,注意事物的发展变化,善处人事,淡泊名利,不私不争。空灵的禅境,净化我的灵魂,让人超凡脱俗。我习书法,在名家的指点下,先写正书,再行书,再草书。在临写经典的过程中,我感到草书是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它借助墨的浓淡枯润、笔的提按、纸的滑涩、线条的使转、腾挪、穿插、摆荡,形成千变万化的图腾,引起你无尽的审美联想,化解愁绪,愉悦心灵,受用无穷。

欣赏书法艺术之美,有助于我们追求审美人生,提升人生的境界。提升境界,要摆脱功利之心、名缰利锁的束缚,这样才能拿得起、放得下,活出精彩,感觉到每一天的太阳都是新的。提升审美境界的同时,可以提升人生的境界,使人的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的到升华。审美的人生,就是艺术化的人生(也有叫诗意的人生)、创造的人生、爱的人生。

我建议各位在工作之余,尽量安排时间参加各种艺术鉴赏活动,如书画展、书法艺术专题讲座,参观博物馆、艺术馆,这既可以巩固你的书法美学知识,又是一种积极的休息,放松心身,陶冶情操,提升品位,使生活变得幽雅,有情趣。这比去打麻将、酗酒,对心身有益得多。在欣赏艺术时,要注意选择雅俗共赏的艺术。从心理学的角度看,欣赏任何艺术都以一定程度的感官刺激为前提,如果对欣赏者不产生任何刺激,欣赏者就不会有任何艺术感觉,更谈不上认知和理解。各类艺术对欣赏者的刺激程度不同。一般来说,传统经典艺术品给人的是弱刺激,尤其是书法艺术,需要宁静的心态去欣赏,有如饮茶品兰,潜移默化,润物无声。有些现代艺术如迪斯科、摇滚乐、霹雳舞等都在追求视觉听觉的冲击效果,吸引眼球,收振聋发聩之效,我倾向于未成年人、中老年人,以弱刺激为宜。弱刺激的优胜之处不在于一个“弱”字,而在于弱刺激具有诱导作用,能将观赏导向深入,变为深刺激,产生深刻的感染与熏陶,使你感受到一种诗情画意。如条件许可,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一种书体作为自己的业余选修。根据我的体会书法一是可以和你的读书生活结合,看书写字交替进行,相辅相行,书法离不开读书,好的书法一方面需要练技巧,另一方面书法作品的神韵、格调是加入了欣赏者对作者人格魅力的认可,是靠学养养出来的。二是可以和你的思考结合起来,生活工作中遇到矛盾,在学习书法时,研习经典,与古圣先贤对话,在儒释道传千年而不衰的经典警句中得到启示,从书法中学到用轻松的办法解决紧迫的问题的技巧。

书法艺术在提升人生境界方面,常常有意想不到的效果。不同的书法作品,常常会产生不同的心理暗示,给你精神激励与抚慰。人言“半部论语治天下”,我道“三幅书法伴人生”,因为人生必须扮演三个角色:读书人、工作者、家庭成员,每一种成长环境都是给你的平台,都让你受心灵的冲击和洗涤,我想通过三幅书法说说我的一些感悟,书法也好,诗歌绘画音乐也好,对艺术的审美都是个人的价值选择。

第一幅是书房的书法。书房是人漫游书山学海,和先贤对话的地方,是读书人的精神王国。我的书房但求品味,不求舒服,挂着以正书书写儒家修身养性经典的书法作品,展示正大、雄强、醺厚的气象,激励我以自强不息,开拓进取的“入世”态度面对人生,营造宁静淡泊的心灵环境。我常写的内容是:“吾日三省吾身”、“淡泊明志宁静致远”、“自强不息好自为之”、“着着寸进洋洋万里”。“博学、慎思、明辨、审问”、“有所为有所不为”等等。

第二幅是挂在办公室的书法。是劳动工作的场所,衣食之源安身立命之所,是你竞争的战场,是你融入社会的平台,也是你扮演人生角色的舞台。有办公室,证明你进入了管理层,本身就是一种成功的标志。管理者或领导者履行职责,确定目标、制定规范、组织实施目标、处理各种矛盾和纠结,如何举重若轻地化解矛盾是一门艺术。办公室要有一股庙堂之气,借助书法艺术作品的魅力,营造正大、中庸、积极、乐观、灵活的心理情景,是非常重要的。我常常写的如:“道法自然”、“每逢大事有静气”、“公生明,廉生威”,“夫惟不私故能成其私,夫惟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等等。这些格言警句用优美的行书写出来,飘逸流畅,营造一种既坚持原则,又讲究方法,不卑不亢、不急不燥的工作心态,用轻松的办法解决紧迫的问题的心态,把压力变成动力,使工作就成为一种艺术享受。

 

第三幅是挂在客厅里的书法。客厅并不是会客交友的场所,会客交友多在咖啡厅、餐厅、茶楼、舞厅等社交场合进行。客厅其实是主人和家人休闲的场所,应改名为休闲厅。人既要会工作,还要会休闲。工作是使用生命,休闲是享受生命。休闲是让心身放松,休闲的最高境界是禅境。客厅还是个人独处的圣地。人要善于独处,独处是精神享受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我们生活在快节奏的时代,天下熙熙、为名而趋,天下攘攘、为利而往,很少有自己静下来跟自己呆一会儿的时间,实际上这一点非常重要。独处是反躬自身、思考问题、消化知识、调整心态的好方式,就是我们常说的一个人发呆。我常常在遇到挫折的时候、情绪低落的时候,一个人望着一幅书法作品发呆,进入书法艺术营造的空灵、优雅、出世、宁静的禅境,自我抚慰、按摩心灵,让心身彻底放松,非常有效。客厅书法,如果用最具空灵美感的狂草写王维的诗,挂在客厅里,那是最能够营造禅境效果的。王维的诗极富禅味,如“白云回望合,青蔼入看无”,“山路元无雨,空翠湿人衣”,“江流天地外,山色有无中”等句子,特别善于创造一个“空色有无之际”的意象世界。

三幅书法的人生是从其书写内容而言,但是即使只是体会了这一方面,我们也可以营造审美人生。艺术的终极目标是唯情唯美,审美是生命不可或缺的永不停止的活动,最终进入心灵,经过净化,回到自然的世界,感受自然的美好,产生爱的心情,并深刻地感受到作为无限整体的存在对个人生存的支持,产生感恩的心情。这种感恩的心情常常表现为一种拥抱一切的胸怀,表现为对于每个人和万事万物的爱,它促使人产生一种“世界真美好”的感悟,导致一种为这个世界行善的冲动,一种回报的渴望和一种崇高的责任感。追求审美人生,就是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体会人生无限意味和情趣,从而把握“现在”,享受“现在”,回到人类的精神家园。

近年来,人们在强调“智商”的同时,提出了“情商”的概念,告诉人们不仅要有知识,还要会处理人际关系,现在,我提出“美商”的概念,要学会审美,提升我们的美商,追求审美人生。季羡林先生指出:中华传统文化的核心是和谐,和谐包括三个方面,一是人与自然的和谐,二是人与人的和谐,三是人自身的和谐。“智商”解决人与自然的和谐,“情商”解决人与人的和谐,“美商”是解决人自身的和谐,心灵的和谐的。心灵的和谐、精神的充实是幸福的源泉。“智商”和“情商”可以助你成功,“美商”才会让你找到幸福的感觉。幸福是一种能力,是一种积极的人生体验。提升“美商”,要培养自己对艺术的兴趣和爱好,对美的意象的感性能力。明代散文大家张岱说过:“人无癖,不可与交,以其无深情也。”热爱艺术是热爱生活的表现,人的知识结构,包括美学知识,人的全面发展,包括对美的欣赏能力。艺术修养是人生修养的一个重要部分。

 

 

(辛卯仲春于长沙七松堂)

 

]]>
湘ICP备15002253号-1 版权所有:湖南中华文化促进会  技术支持:湖南竞网